法治,大家用法律维权的意识和判定哪些动作构成

前几天,有朋友问了一个法律问题:儿子和同学打篮球。儿子把球传给同学,同学没有接住。球击中脸部有人说体育就是体育比赛,导致面瘫。治疗费用上万元。双方协商赔偿不成,学生向法院提起诉讼。朋友很委屈:一张通行证要几万块钱,NBA也没那么贵。

这些年来,由于参加体育比赛,受伤的次数很多。别说是老百姓业余时间的娱乐,就连专业的体育比赛,事故也不断发生。虽然有些运动相对安全,用网隔开对方,如排球、网球、乒乓球等,但大多数体育比赛都是两方之间的身体对抗。对抗越激烈,发生事故和受伤的概率就越高。高:他打篮球打断眉骨,踢足球打断腿,甚至瞎了眼睛。他甚至在拳击场上被打死。

法律的角度来看,这些事故在民法上属于侵权行为,在刑法上称为故意或过失伤害,均属于法律范围。现在讲到法治,大家对用法律维权的意识比较高。按理说,一旦发生事故,受害人可以通过诉讼解决问题。但在现实生活中,诉诸法庭的事情却很少,而且越是专业的比赛,越是这样。主要原因是很多比赛组织者会要求参赛运动员签署免责协议,要求运动员放弃对某些犯规造成的伤害的法律索赔。二、职业运动员有完善的保险机制,任何伤病都能得到充分的经济保障,

这样的弃权协议在法律上仍然有效。对于竞技体育来说,犯规和受伤是不可避免的。运动员知道这些可能还在积极参与,说明受伤的结果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接受的。据专家介绍,签署免责协议是明示阻挠,但属于非法行为。没有这样的协议,它被称为默示阻碍,但它是非法的。对于比赛中的犯规行为,执法者不承担法律责任,被害人不得试图侵权。

任何体育比赛都有一套完善的规则来判定哪些动作构成犯规有人说体育就是体育比赛,并根据程度给予相应的处罚:罚分、点球、黄牌、红牌、停赛等。即使是恶意犯规,只要它还围绕着游戏,规则有能力解决它,法律就不应该干预。但有一个重要前提:除非犯规者的行为不是比赛行为,或者目的是伤害对手多于比赛。

现实中这样的例子很多。比如,前曼联队长基恩报复踢了曼城的哈德兰,导致对方摔断腿,结束了自己的体育生涯。再比如,在足总杯比赛之后,武汉球员击败了江苏球员。另一个例子是泰森在拳击场上对霍利菲尔德的世纪之战。这些犯规有的是比赛双方把场下的冤屈带到了场上,决定在赛前“收拾他”,有的不是比赛时间,有的不是比赛行为。这种行为上的法律干预是及时的,有时甚至是必要的。一些受害者后来因为签署了弃权协议而放弃了恶意犯规的责任,但放弃权利并不意味着犯规的合法性。此外,《合同法》第53条规定,造成人身损害的免责条款无效。法律做出此类规定是为了强调人身保护令的重要性。

有人担心,一旦取消了比赛规则的专制,让法律介入,官司会飞,运动员会缩水,体育比赛就会失去比赛本身的意义。但一场恶意犯规不断,重伤接踵而至的比赛,又怎能符合体育的初衷呢?法律的威慑不是破坏比赛,而是以假运动的名义驱逐那些恶意伤害,让运动回归运动,让运动健康发展。

回到开头的案例。在篮球场上传球是比赛行为,击中面部是意外,击中面部麻痹是任何人都无法预料的意外,所以传球绝对不是民事侵权。对于损害的后果,按照民法上的公平责任来判断可能更为合理。

(作者是公务员)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