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受一员,宁泽涛的强项群,你怎么看?

图片[1]-中国最受一员,宁泽涛的强项群,你怎么看?-8118体育网

里约,宁泽涛的首届奥运会,在备受瞩目的100米自由泳中未能进入决赛。虽然之后还有50米自由泳项目,但宁宁的教练叶瑾直言,50米不是他的强项,不要抱太大希望。

结果是什么并不重要。对于球迷来说,宁泽涛能出现在里约是一场胜利。

7月18日晚6点,作为即将前往巴西奥运会的中国代表团成员,宁泽涛现身央视5个《体育新闻》节目的画面,还接受了单独的采访。采访并发表了这次考察。感言孙杨宁泽涛林丹无缘亚运mvp 闭幕式将公布结果,仿佛要成为运动员的代表。

至此,宁泽涛庞大的粉丝群,以及其他追随他的人,应该都松了口气:没关系,“包子”(宁泽涛的昵称)终于可以去巴西了。

在此之前,对于这位喀山世锦赛100米自由泳冠军没有资格参加里约热内卢的猜测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月。

6月30日,风起云涌。早上8点54分,前一天刚注册的“卡帕多西亚之鹰”微博发了一条爆款:“据透露,宁泽涛可能被取消资格。来自奥运会,他因私下广告而与领导发生矛盾。”

《卡帕多西亚之鹰》称:宁泽涛“违反国家体育总局规定,擅自与伊利签订广告,被游泳管理中心领导批评后,不但没有虚心接受,反而他当着众人的面顶撞领导,事后停了下来。训练了20多天,还把退役报告当成了威胁。”

根据《卡帕多西亚之鹰》的爆料,游泳中心给宁泽涛一个堪比“成为或不是”的选择题:要么取消所有未经总局批准的广告代言;或取消里约奥运资格。

这一消息引起了公众的强烈关注。宁泽涛在2014年亚运会上一举成名。2015年8月在喀山世锦赛上夺得100米自由泳金牌后,这位实力与颜值并存的年轻人成为了中国最受追捧的体育明星之一。在2016年初举行的2015体育人物颁奖典礼上,宁泽涛再次获得最佳男运动员奖,主持人张斌用一句话总结道:“这是里约奥运周期,中国运动员创造了最商业化的价值。 ”

它有多大?有媒体曾估计,宁泽涛的商业价值超过10亿元。

这样的亿万富翁,被视为继刘翔、李娜之后的中国体坛新领军人物,未必能参加里约奥运会?

在外界喧嚣的时候,双方都没有正面回应,但也不是完全沉默。7月2日,宁泽涛发了一条“包子有话要说”的长微博,称“我始终相信明者自明,谣言终至智者。但不回应不代表谎言可以取代真理,终会有被打破的那一天。”

7月3日,首批赴美集训的中国游泳队名单公布,宁泽涛的名字不在其中。

到了 7 月 10 日,情况发生了转机。一个八卦消息在体育记者中迅速传开:宁泽涛在总局干预后重新进入国奥队。

7月18日,尘埃落定。来到人民大会堂参加成立中国体育代表团动员大会的宁泽涛,在闭路电视镜头前畅所欲言,双眼炯炯有神,脸上没有一丝阴霾: “奥运会是一种竞技的精神,一种积极的态度,一种乐观的生活态度。它不仅能锤炼人的意志,还能锻炼身体,让每个人都能通过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牛奶大战

北京国贸地铁站日客流量30万人次。近几个月来,出站的乘客一抬头,就会面对破浪而来的宁泽涛。那是宁泽涛为伊利拍的广告。就是这个广告,让他和游泳馆彻底撕破脸。

图片[2]-中国最受一员,宁泽涛的强项群,你怎么看?-8118体育网

在最先爆料的《卡帕多西亚之鹰》中,故事是这样的:2015年11月,蒙牛签约国家游泳队集体赞助和宁泽涛个人广告代言。但很快,宁泽涛就改变了主意。没有问游泳中心,他就与伊利牛奶签约,出国拍摄大型广告活动。

多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向《中国企业家》描述了一个不同的版本:

2015年10月,蒙牛与伊利争夺国家游泳队的赞助合同,但伊利最终落选。自媒体“懒熊体育”称,“蒙牛拿出了一份‘天价合同’,伊利没有给出配套价格”,但有知情人士表示,这种说法并不准确,蒙牛和伊利的出价是同样,如果蒙牛出价800万,伊利的出价也是800万,但游泳中心最终还是选择了蒙牛。

签下国家队,就等于签下所有个人运动员。这是游泳中心的销售模式。运动员不得组建自己的经纪团队。如果赞助商想签下运动员,他们不能与运动员本人交谈。他们必须和游泳中心谈谈。一旦游泳中心同意,就不需要向个别运动员征求意见。2011年,孙杨公开吐槽自己“代言”了一款茶饮,却并不知情。宁泽涛也不例外。从蒙牛和游泳中心的角度来看,蒙牛赞助国家队就相当于签下了宁泽涛。

在《中国企业家》获悉的这个版本中,游泳中心和蒙牛在签订赞助国家队的合同时没有咨询宁泽涛。事后刚刚告诉宁泽涛,国家队签下蒙牛,你要履行你的义务。宁泽涛要求查看涉及他的合同条款,但被游泳中心以“涉及商业秘密”为由拒绝。所以宁泽涛拒绝签字。蒙牛随后与宁泽涛讨论了个人代言合同。宁泽涛觉得条件太苛刻,于是告诉蒙牛:个人合同我们不谈。至于你和游泳队谈了什么,我不在乎。

宁泽涛转而与一直“追求”他的伊利签约。据澎湃新闻报道,早在2014年,作为中国代表团的赞助商,伊利旗下的一个酸奶品牌就开始与宁泽涛接触。随后,这家酸奶品牌与宁泽涛签订了相关代言协议,宁泽涛也打算按照中心此前约定的各项代言,支付代言费。

“个人赞助商如何与官方赞助商竞争?” 一位体育记者写了一篇文章提问。但另一位体育记者对此嗤之以鼻:“伊利还是中国奥委会的赞助商,游泳中心为什么要签蒙牛?”

爆料者称,宁泽涛与伊利签订了合同,并未向游泳中心请示,但有消息称,事实并非如此。双方的怒火越来越大,终于传出了宁泽涛与领导对峙的传闻事件:两人在公共场所见面,“你跟我说了一些阴阳怪气的话,而你不喜欢它。分散的。一位体育记者告诉《中国企业家》。

这一事件暴露了双方之间已经升级的冲突。宁泽涛受到严厉批评,要求向领导道歉。这让他更加不解,“这太不讲理了,我怎么了?我为什么要认错?我为什么要道歉?” 知情人告诉《中国企业家》,宁泽涛并不服气。

在缺席训练近一个月后,2015年11月23日,宁泽涛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游泳队和游泳中心提交了《退役报告》,内容如下:“喀山世锦赛后,各种人为的事件都没有赢,困扰着我没有办法保持愉快的心情去训练,也没有动力继续为游泳事业奋斗,从小就离家出走,并且经历过近亲离世的遗憾,我不在身边。另外,父母和家人都老了,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想多陪陪家人,所以我申请了退休。”

宁泽涛的退役报告没有被批准,尽管他已经做好缺席里约奥运会的准备。

随着奥运会的临近,伊利和蒙牛都加大了营销力度。3月5日,宁泽涛在微博上发布了伊利的广告,4月2日、4月17日、5月11日,伊利出现在自己的微博上。蒙牛多次要求他出席活动,但宁泽涛拒绝配合。蒙牛去了游泳中心,但中心根本管不了宁泽涛。

场外的事情很多,池子也不是很平静。4月初,佛山举办了全国游泳锦标赛和里约奥运会选拔赛。宁泽涛以年度第二好的成绩参加了100米自由泳半决赛,随后因发烧退赛。国家队对他在100米半决赛的游泳非常不满,放弃了4×200米自由泳接力——因为宁泽涛的缺席,中国男子4×200米接力世界排名以< @0.2 秒差距 17 号,错过了奥运会。在伦敦奥运会上,中国队获得了该项目的铜牌。原第五频道总编汪洋认为,“如果能进里约,和孙杨、宁泽涛、混合泳选手王顺和同级别的运动员,

因为宁泽涛的个人选择,国家队丢了一个制卡点,游泳中锋的不满可想而知。耐力结束了。

风剑霜剑

江湖传闻:6月中旬,宁泽涛在生活和训练中遇到了很多“障碍”。因为没有文件支持,这些障碍没有解决。

知情人称,当地一支球队一直在指责宁泽涛使用兴奋剂。2016年夺冠前,宁泽涛多次接受飞行药检。什么也没找到。宁泽涛对知情人说道:“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无辜的退场。”

在这次里约怀疑中,有人对自己之前被停赛的经历做文章,称总局有文件,“自上届奥运周期以来,凡因兴奋剂违规被停赛6个月以上的人员,都会受到处罚。 .你绝不能入选国家队参加奥运会。” 但宁泽涛的支持者指出:没有人看过这份文件,提出这一点的媒体没有履行举证义务,总局在网上根本找不到这份文件,也许只是一派胡言。一位资深体育记者告诉《中国企业家》,所谓文件只是与会者在一次会议上提出的建议,并没有形成任何决议。

但这篇文章却是非常准确地击中了穴位,因为兴奋剂是宁泽涛事业上唯一的污点,对他的影响是不可逆转的。

2011年3月上旬,宁泽涛进行了飞行药检,一个月后,检测结果出来,呈阳性。爱吃火腿肠的他,在尿样中发现“瘦肉精”,被中国游泳协会停赛一年。

“我惊呆了,我很委屈,我从来没有主动出过这种事,”宁泽涛头晕目眩,“我完了。”

他当然还没说完,这个刚过十八岁生日的男孩在天花板上贴了一张纸,每天一睁开眼睛,纸上的“亚洲唱片”两个字就会跳进他的眼睛,刺激他,他不在乎全国纪录,只有亚洲第一才能洗刷污名,“我要坚强,照顾好自己,更严格地管理自己。挫折是一种成长,帮助我变得更成熟。”

2014年仁川亚运会,宁泽涛斩获四金,一鸣惊人。他成功了。从此,他腾空而起,万山挡不住。

然而,无论现在如何成功,都难以抹去那份朦胧的记忆。2015年,他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张斌在接受央视采访时问道:“你成长路上最难以忍受的事情是什么?” 宁泽涛回答说是2011年因为兴奋剂检测呈阳性而停赛。最难受的,是“其实没人……”他顿了顿,“同情你。”

2011年的那个时候,由于历史上多次出现兴奋剂丑闻,中国游泳队对兴奋剂异常敏感。2011年1月11日,时任游泳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李华指出,反兴奋剂工作是中国游泳最重要的工作。中国游泳队一定要珍惜成绩和荣誉,不能让任何瑕疵玷污我们。来之不易的好局面。

当年,禁药的严密防范甚至到了风起云涌的地步。一个略显可笑的例子是:5名中国游泳运动员在大运会前被劝离队,只是因为他们擅自外出吃晚饭,代表团担心他们会遇到麻烦。进嘴里。

李华话音刚落,仅仅两个月后,宁泽涛就出事了。在这种背景下,可以想象人们看他的眼睛。

“他们都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你,只有家人陪着你。” 得知儿子被停职后,宁泽涛父亲的头发很快就白了。宁泽涛曾在不同场合表达过对父母的眷恋,这对于一个从小就离家出走的男孩来说,并不特别常见。记者问他生日愿望是什么,他说,我的愿望是和父母一起过生日。

除了他的父母,那些日子里,陪着宁泽涛从黑暗的隧道里爬出来的,只有几个队友。现在他们都离开了队伍,只有宁泽涛还在游泳池里劈波斩浪。

“我看清了更多的东西,我了解了现在的社会。” 他笑了笑,缓缓吐出一句冰冷的句子,“那个时候的我,更加孤独无助,就像掉进了深井里,我真正关心你,帮助你的人很少。他们就像四五块砖。我想从20米深的井里爬出来,只有把这四五个人叠起来,我才能爬出来。”

如你所见,宁泽涛从深井中爬了出来。但也许有些东西会永远留在那里。

在深处

图片[3]-中国最受一员,宁泽涛的强项群,你怎么看?-8118体育网

一些体育记者为自己与运动员的密切关系而自豪。一位从事游泳多年的体育记者表示,当看到运动员走到混音区时,他们的第一个动作通常不是伸出话筒或录音机,而是拍拍运动员的肩膀或给予拥抱。前中国游泳队领队张琳告诉他:“2013年的一场比赛,我把头探出水面,发现池边一个记者都不认识,当时心里很难过。” “

但宁泽涛不是张琳。媒体错过了宁泽涛卑微的时光,在被宁泽涛的光芒所吸引的时候,他已经是明星了。他们得到了他完美无瑕的笑容,却无法进入他的内心。

当他接到体育记者的独家采访请求时,除了央视的几位记者外,他通常都会礼貌地拒绝,“人都是时尚界的。”体育记者微微调侃道。

虽然保持着距离,但所有接触过宁泽涛的记者都承认孙杨宁泽涛林丹无缘亚运mvp 闭幕式将公布结果,他情商很高,为人考虑周到,得体。

自2015年10月网易签下宁泽涛为奥运形象大使以来,网易跑步游泳特约记者欧陆庭就一直在和宁泽涛打交道。2016年4月上旬佛山锦标赛期间,一天早上,欧陆婷拦住了刚刚打完预赛的宁泽涛,说道:“包子,我不看混矿区,不过我们有个男记者带着一个麦马克。路过的时候,离他近一点,怕他听不进去。”

宁泽涛“嗯”了一声。

中午时分,欧陆婷和同事们共进晚餐。男记者问欧陆霆,“宁泽涛的眼睛难用吗?” 欧陆霆道:“他有散光。”

男记者说:“我说,他到了混矿区后,看了一圈(麦标),发现没有(网易),一拉一拉。然后他发现我们离得很远, ”他说网易,过来,其他几个记者说没有地方。但他抓着麦彪过来了。”

欧陆霆觉得,这个细节让宁泽涛显得格外贴心。

即便如此,欧陆婷还是赞同同龄人的看法。她明白,她和宁泽涛只是工作关系,宁泽涛不会和她做朋友。

对于粉丝来说,宁泽涛特别有耐心。在澳大利亚集训期间,当粉丝要求签名和合影时,宁泽涛再累也不会拒绝。一位20多岁的中国女球迷每天都去训练馆看他。澳大利亚的训练强度非常高。训练结束后,宁泽涛很累。现场记者认为他“不讨喜”,但小姑娘过来找他聊天的时候,他还是会和粉丝聊天。

还在佛山世锦赛上,宁泽涛因发烧退赛,但随后又回到赛场迎接球迷。他没有走运动员相对安全的通道,而是从看台上走了出来。兴奋的粉丝立刻围了上来,他也逃了出来。熟悉的记者给他发短信,说他胆子太大,不怕出事吗?宁泽涛回道:“为了感谢粉丝,走近一点。”

与彻底和谨慎相伴的就是谨慎。

从十几岁开始执教宁泽涛的教练叶瑾说,他从小就看得出教练的眼色。如果叶教练不高兴,他会提醒其他队员,“我告诉你,叶教练不高兴。” 没有人能看到,只有他能看到。

在澳大利亚的时候,一天叶瑾给队员们买了一条三文鱼,吃了一半。叶瑾问还有谁。宁泽涛道:“有没有吃剩的?我觉得不够,不敢吃。” 记者询问正在做饭的阿姨后,阿姨说宁泽涛最喜欢的食物是海鲜。

杨旺讲了一个类似的故事:“有一次,有一次内部团队会议,叶进和教练齐辉坐在中间,只剩下一个空位。其他队员坐在床沿或靠在沙发靠背上,没有人敢碰那个地方,有人提议稍晚到的宁泽涛坐下,结果宁泽涛径直走向房间里的暖气,会议持续了两个小时,他就这样呆了两个小时。”

这种行为不像世锦赛100米金牌得主,而是像《红楼梦》中刚刚进贾府的林黛玉,生怕走错一步,说错话.

2015年8月,张斌问宁泽涛一个问题:你是一个非常谦虚、低调、非常有思想的人。你可能希望每个人的内心感受都很好。你认为如果我可以拒绝会更好吗?

“我觉得我应该学会说不。”宁泽涛说道。

那个时候,谁也想不到,宁泽涛“不”的对象会是游泳馆。

利息问题

游泳中心的内部人士依然愤愤不平:以前那么乖的乖宝宝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事实上,牛奶大战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双方矛盾由来已久。

两名偏向宁泽涛的知情人告诉记者一件事:宁泽涛在世锦赛上夺得金牌后,游泳中心有人拍了上千张照片(其中一人是这么说的,图是另一人提供的)是300)要他签字,这让宁泽涛很反感,但他还是签了。我不知道这些照片是用来做什么的,也不知道它们去哪儿了。就是这么一件小事,加速了宁泽涛和游泳中心关系的磨损。

但在游泳中心附近的记者口中,签名事件变成了另一个版本:宁泽涛成名后,叶晋教练拍了几张照片让他签名。扔掉它,他说:“我累了。” 记者说,叶瑾的心从那时起就凉了。

2011年宁泽涛出事的时候,还没有取得什么成绩,只是海军总教练叶瑾带领的数十名弟子中非常不起眼的一员。能得到叶瑾悉心指导的,也只有少数精英。一个心碎的默默无闻的年轻人,很难引起教练的注意。

宁泽涛在接受张斌采访时表示,外教布朗给他印象最深的是布朗不断鼓励他,让他更加自信。

3月26日是布朗的生日。宁泽涛发微博祝布朗生日快乐。尽管将宁泽涛带入了世界冠军,但叶瑾或“叶教练”从未出现在他的微博上。

一位体育记者告诉《中国企业家》,在商秀堂没有退休的时候,宁泽涛和游泳中心的关系还不错。但是对于游泳中心的新任负责人来说,他的态度就没有那么顺从了。

如果可以,宁泽涛不会去游泳中心举办的各种商业活动。就算推不开,他也会刻意避开游泳中心赞助商的广告篮板。

韩寒的电影《未来无止境》里有一句话:成年人只在乎利弊,不关心对错。据《中国企业家》称,宁泽涛与游泳利益共同体的关系不好,最重要的是永恒的因素——利益。

2001年国家体育总局《关于规范体育项目管理中心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三))第五条规定,运动员的广告收入分配应当兼顾国家利益、集体、个人50%、教练员等功​​勋人员15%、全国单项体育协会项目发展基金15%、运动员交付单位20%。

图片[4]-中国最受一员,宁泽涛的强项群,你怎么看?-8118体育网

不过,一位要求匿名的赞助商透露,宁泽涛的商业代言收入分配份额如下:游泳中心50%、教练12%、中国体育经纪人15%,均归宁泽涛所有。,只有 23%。宁泽涛不是亿先生。严格来说,他只是2.先生,税前3亿。

不仅如此,宁泽涛也没有选择自己代言的权利。上述发起人透露,曾有一家乳品公司给宁泽涛代言1200万元。宁泽涛和教练同意后上报游泳中心,被游泳中心拒绝。这样的事情并不是孤立的案例。

据新华社报道,游泳中心的权力来自《国家游泳队现役运动员从事广告经营和社会活动管理办法》。中心审批、中心审批按有关规定执行”、“在职运动员不得单方面与商业推广单位和企业签订协议。”

本规定的依据是1996年国家体育总局前身《关于加强现役运动员从事广告等经营活动管理的通知》。第一条规定“现役运动员的无形资产属于到国家。” .

但200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总局将上述规定修改为“运动员经营活动的价值核心是无形资产,包括运动员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等。大多数运动项目,运动员无形资产的形成,是国家和集体大力投入、培养和保护的结果,也离不开运动员个人的努力。” 它还规定,“必须确保圆满完成国家队训练和比赛任务,依法保护运动员权益。” 2006年文件还明确,原国家体委1996年版废止。

与1996年的版本相比,2006年的文件并没有明确否认运动员对其无形资产的所有权,而是同意大显木,承认国家和个人都有股份,但没有明确划分份额,产权模糊,在现实中缺乏可操作性。如果个人与集体发生商业利益冲突,弱势运动员除了通过舆论外很难与集体角力。

即便如此,游泳中心已经绕过了2006年的文件,但按照废止的1996年版本,仍然规定“国家游泳队现役运动员的无形资产归国家所有”。

这种规定显然不适合时代的发展。事实上,早在2002年,姚明就以第一顺位被休斯敦火箭队选中,登陆NBA。当时,篮协根据1996年版的规定,要求姚明上交一半的年薪和代言收入。后来在舆论的强烈反对下,交割份额降到了3%-5%,但钱还是高达上千万人民币。姚明在自传中直言,“他们不配得到这笔钱。”

次年,姚明与可口可乐打了一场官司。当时,可口可乐成为中国男篮的赞助商,并将姚明的形象印在可乐罐上。姚明向法院提起诉讼,索要1元钱,并要求可口可乐公开道歉。官司以和解告终,可口可乐向姚明道歉。

姚明的例子发生在2002、2003。2006年,国家体育总局制定《关于试行国家队运动员商业活动合同管理的通知》时,明显考虑到了这两起事件的影响。中国篮协也与时俱进。后来易建联也进入了NBA打球,并没有支付这笔费用。

类似的情况发生在网球中。2009年,李娜等小花单飞时,与网球中心达成协议,交出12%的广告收入和8%的比赛奖金,但孙金芳曾公开表示从未见过有人这样做所以。

即使是在像游泳一样依赖国家体制的田径运动中,刘翔这样的明星球员的商业利益分配也必须严格按照《通知》进行,不得擅自改变。刘翔的生意收入,他拿50%,剩下的15%给教练,15%给田径协会,20%给地方。

当规则落后于时代,管理者为了避免冲突,需要灵活运用规则,平衡各方利益,甚至对明星运动员做出妥协和包容。乒乓球、田径等管理中心允许明星运动员自行洽谈业务合作,只要支付一部分管理费即可。以李永波的霸气和霸气,尽管羽毛球中心的赞助商是李宁,但他还是心照不宣地让林丹与尤尼克斯签下了一份据说高达一亿的巨额合同。

不幸的是,游泳中心似乎缺乏这样的传统。2005年,跳水队将奥运冠军田亮开除出队。这一次,在总局的介入下,宁泽涛在最后一刻避开了里约梦。

如果宁泽涛不能去巴西,上述赞助商告诉《中国企业家》,游泳中心将面临很大的麻烦,因为赞助商为宁泽涛签了合同。如果他被国家队除名,按照合同条款,游泳中心要赔偿赞助商,“那是三五百万解决不了的。”

宁泽涛告诉知情人,他不能接受不能去巴西的结果,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必须放弃所有的尊严来换取这个地方。父母的意见也很坚定:只要他健康快乐,儿子会支持他做出的任何决定。

知情人士透露,里约之行并不意味着宁泽涛与系统的博弈已经结束。他的命运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里约奥运会的结果。

100米自由泳,一个来回,宁泽涛游了无数次,里约这次能否成为真正的“自由泳”?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小三七(原发于《中国企业家》),除署名外,图片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宁泽涛:有话要和体育总局说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