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NBA球队首个华人大老板:搭上三分之一身家30.5亿美元

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蔡崇信迎来了一个新的头衔——美国NBA球队的第一位华人大老板。

2019年8月16日,篮网宣布蔡崇信从俄罗斯富商普罗霍罗夫手中收购了纽约NBA篮网的全部股份。这也是蔡崇信在2017年收购篮网49%股权后的一次补充,以23.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6亿元)的交易价格买断了篮网的加盟纪录美国职业运动队。

类似于阿里巴巴倡导的顶级管理模式,NBA 30 支球队的老板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一种伙伴关系。买家对球队特许权的意愿提出后,NBA必须审查资金来源。买卖双方达成协议后,还需要等待NBA理事会投票。据悉,下次会议将在九月的第三周举行。考虑到蔡崇信在成为篮网​​小东主时已经通过投票,这笔交易被阻的可能性很小,预计9月底完成交易。

在收购篮网全部股权的同时,蔡崇信还以7亿美元收购了篮网主场巴克莱中心,并承担了后者约3亿美元的净债务。这意味着蔡崇信在纽约篮网队和主场总共投入了大约30.5亿(约合人民币216亿元)。按照福布斯公布的96亿美元的个人身家计算,蔡崇信仅仅一场战斗就获得了三分之一的身家。

从业 23 年的 NBA 高管、前执行副总裁 Ed Desser 告诉 Prism,尽管创历史新高,但蔡崇信支付的价格对于业内人士来说并不意外,至少没有比微软前 CEO 史蒂夫鲍尔默更令人惊讶的价格为快船队付出了代价。 “网队不仅拥有世界级的体育场,而且这支球队背后的市场还在不断增长。这样的资产非常少。”

1999年,蔡崇信放弃了民营金领人寿,加入了草根团队阿里巴巴,被媒体称为阿里巴巴第一“局外人”。二十年后,蔡崇信开始探索未知的新大陆,并做出了决定性的举动。在购买布鲁克林篮网队及其主场巴克莱中心100%的股权之前,蔡崇信曾频繁购买美国的体育资产,包括从NBA尼克斯的母公司麦迪逊花园购买纽约自由队。约克自由队(York Liberty)是美国国家女子篮球协会旗下的职业篮球队,组织了中国女篮与纽约自由队的交流。他还是全国长曲棍球联盟圣地亚哥海豹队的大股东。

蔡崇信入驻“NBA业主俱乐部”的背后,是更多科技新贵投资体育资产的趋势,也是美国顶级体育资产向海外资本开放寻求战略的一个缩影合作伙伴和多样化的资金来源,以防止金融冲击。

但是对于蔡崇信来说,篮网是一项成功的投资,还是一项昂贵的爱好?

1

投资不良团队的商业逻辑

当被问及为何买下篮网时,蔡崇信曾对媒体表示,一是热爱篮球,二是纽约几乎是他的第二故乡。他的第一个职业生涯和与妻子的相识发生在纽约。 .

虽然投资主体是蔡崇信的家族办公室,但据推测,蔡崇信收购篮网不仅是个人爱好,还可以与阿里的电商和大文娱的布局产生协同效应。今年6月,阿里巴巴向美国证监会披露的文件显示,蔡崇信持有阿里巴巴2%的2.股份,是除马云外的第二大股东,并担任执行副主席的董事。蔡崇信曾是阿里巴巴战略投资的第一负责人,今年6月吴伟接任。

仅从球队的表现来看,篮网似乎不是一个合适的投资。尽管上赛季进入了季后赛,但篮网队是过去十个赛季中战绩排名垫底的球队之一。但体育信息顾问克里斯·贝维拉夸认为,球队的表现只是投资者考虑的维度之一。

从 1998 年开始,NBA 特许经营权的平均价值一直保持 11% 的年增长率

2014 年,微软前 CEO 史蒂夫鲍尔默以 2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市值 10 亿美元的快船队。路透社对这个价格的评价是“失重”。但五年后,NBA赛事的商业价值整体提升。 NBA 球队的平均商业价值在 2019 年升至 19 亿美元,是五年前的三倍。

NBA球队价值的提升首先来自于联盟收入的整体提升和再分配。 2014年,在新一轮的商业周期中,NBA与TNT和ESPN达成了一份为期9年、价值240亿美元的电视合同,这使得联盟中的每支球队每年都能获得8890万美元的收入。同期,运动员在体育相关费用中所占的份额也从之前的 57% 降至 51%。除了联盟的电视转播,篮网还与总部位于纽约的 YES TV 签订了每年 2000 万美元的版权合同。

虽然球队估值模型没有统一的标准,但球员变动往往会推动球队估值上下波动。 2010年夏天,当勒布朗詹姆斯离开克利夫兰骑士队前往迈阿密热火队时,福布斯随后将骑士队的估值降低了27%,同年联盟所有球队的平均估值仅下降了1%。仅詹姆斯的变动就影响了球队四分之一的估值。

网队价值的增加已经为休赛期球员的引援奠定了基础。其中,杜兰特和欧文的加入备受关注。巨星杜兰特原本是NBA强横的金州勇士队的主力,两次夺得总冠军。但在今年总决赛与多伦多猛龙队的硬仗中,他不小心拉伤了跟腱,进入了自由贸易市场。

根据 ESPN 的说法,引进这位超级巨星的决定是基于篮网医疗队的专业判断。除了杜兰特,篮网还签下了前波士顿凯尔特人控卫凯里欧文和中锋德安德鲁乔丹。 NBA新赛季将于今年10月开始。预计明星球员的加入将促进门票销售。虽然杜兰特还在康复中,但篮网的纪念品店已经开始出售印有杜兰特名字或肖像的球衣等衍生品。

杜兰特还在康复中,篮网的纪念品店已经开始出售印有杜兰特名字或肖像的球衣

一支糟糕球队取得商业成功的代表案例是纽约尼克斯队。纽约尼克斯虽然过去18年只有两个赛季胜率超过50%,但换了12位主帅就像一盏明灯,也因为新星波尔津吉斯的交易而引发球迷不满,但这似乎并没有延迟。球队老板“摸石头变金”。尼克斯与当地有线电视的电视合约每年价值超过 1 亿美元,仅次于洛杉矶湖人队。

2

蔡崇信更大的挑战在球场上

除了收购篮网的全部股权外,蔡崇信还接手了篮网的主场——纽约布鲁克林的巴克莱中心。该体育场于 2012 年开放,但已连续 7 年没有盈利。

从近几年的运营记录来看,巴克莱体育场的亏损正在收窄,但扭亏为盈并不容易。

债券持有人的财务数据显示,巴克莱中心的运营商布鲁克林场馆及其附属公司在截至 2018 年 6 月 30 日的财政年度中的总收入为 1.49 亿美元,其中包括赞助费、活动收入、以及门票销售等其他费用。但运营费用仍然很高,为 1. 42 亿美元。包括其他成本在内,全年净亏损为 5378 万美元。与上一年的亏损1.77亿美元相比,亏损有所收窄。

数据显示,尽管得到纽约大都市的支持,篮网在 2018 年的场均出场人数为 14,639 人,排名联盟第一。上座率低、票价低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除了篮网,另一个长期使用球馆的NHL纽约岛人队也将半场比赛搬走,这意味着巴克莱中心需要寻找音乐会等大型活动来进行弥补损失,拓展新的收入来源。但纽约当地另一家知名场馆麦迪逊广场花园竞争激烈。后者是位于曼哈顿中心的另一支纽约球队尼克斯队的主场。尼克斯队老板詹姆斯·多兰在 2013 年完成了对尼克斯队主场麦迪逊花园的 10 亿美元翻新工程后,他设法提高了门票、套餐和赞助的成本。同时,由于麦迪逊花园曾经在体育和娱乐行业创造了不可替代的历史地位,它已经成为曼哈顿居民休闲娱乐的习惯性场所,而不是穿越东河到达布鲁克林。

据统计,上赛季篮网售出的门票中,只有14%来自纽约曼哈顿地区。

截至 2018 年 6 月 30 日的财政年度,巴克莱中心及其附属机构的运营实体布鲁克林场馆的总收入为 1.49 亿美元,运营费用为 1.42 亿美元.

超级巨星的加入可能会部分缓解篮网的利润压力。据《纽约邮报》报道,随着杜兰特和欧文的加入,篮网的收入预计将同比增长 10-15%。此外,考虑到蔡崇信已经买下了原本属于麦迪逊花园的职业女篮纽约自由队,推测纽约自由队可能会将更多的比赛转移到布鲁克林的巴克莱中心,或者像岛人队一样。与团队一样,比赛在两个场地之间进行。

对于 NBA 球队和球场运营而言,基本要素是与当地球迷和当地社区进行长期良好的互动。但是巴克莱体育场的历史在竞技场和当地社区之间建立了复杂的关系。

2004 年,纽约房地产开发商布鲁斯·拉特纳 (Bruce Ratner) 以 3 亿美元收购了仍位于美国新泽西州的篮网队。后来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拉特纳毫不掩饰自己不懂篮球,而买球队的核心是撬动一个规模近50亿美元的综合地产项目。这个综合地产项目的第一步是篮网的主场——在布鲁克林县新建的体育场,并以此为基础,围绕它建设一个涵盖娱乐、住宅和商业的综合社区。

2010 年 3 月,拉特纳与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和篮网投资人 Jay-Z 一起出席了场地的奠基仪式。由于混合用途房地产项目承诺提供有利的住房并促进当地经济,因此在税收方面获得政府奖励。但政府的支持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由于设计规划与被搬迁的周边居民发生冲突,负责森林城市开发的拉特纳公司面临多次示威,并卷入法律纠纷。

2008 年金融危机后的融资困难使拉特纳无法兑现购买土地的承诺。大量的法律纠纷也耽误了项目进程。最终,资金链陷入困境的拉特纳在 2010 年 7 月找到了俄罗斯商人普罗霍罗夫接手,并在一段时间内成为了篮网的小老板,仅持有少数股权。

蔡崇信接任后,管理层如何处理与当地社区的关系并获得信任,也将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在阿里巴巴任职期间,蔡崇信被誉为马云背后的“隐形财神”,很少接受媒体采访。习惯于低调的老板们,在NBA的光环下,面临着曝光率的大幅提升。这把双刃剑也可能变成公关风险。

马克·库班,2000年接手达拉斯小牛队的老板兼知名投资人,曾经抱怨过,想象一下球队失利造成的骂声如潮,但他也暗示,面对外界的质疑,有时,做你自己。为了迅速取得球迷的信任,马克·库班曾将自己的邮箱放在球场的大屏幕上,亲自回复球迷的邮件。

3

NBA 向“科技新贵”敞开大门

至少现任NBA总裁亚当·萧华公开欢迎“局外人”蔡崇信的加入。

NBA 越来越关注亚洲新兴市场,包括中国和印度。在本土电视观众被新的娱乐方式挤压的当下,NBA时常面临在本土市场寻找增长点的困境,开始探索电竞、电竞等新领域。但新兴市场则不同。美国人口约3.29亿人,在中国收看NBA节目的人数已经超过美国总人口——这是NBA不会忽视的淘金热。

蔡崇信在科技新贵的背景也带来了额外的想象空间。在过去的十年里,曾经由老钱主导的 NBA 正在向科技新贵敞开大门。此前,NBA球队老板主要来自房地产、建筑、传统金融、通讯、交通等行业。通过投资团队,他们积累了人气,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并将各自的行业联系起来。

技术人员是新进入者。 1988 年,35 岁的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 (Bill Gates) 以 7000 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开拓者队,成为科技新贵老板的先行者。 2000 年,在将创业公司出售给雅虎后成为投资者的库班以 85 亿美元收购了小牛队。 2010 年,硅谷老牌风险投资公司 KPCB 的合伙人 Joe Lacob 斥资 4. 5 亿美元成为勇士队的老板。近年来的NBA老板名单还包括罗伯特·佩拉(灰熊队),前苹果硬件工程师,后来创立了无线网络设备公司Ubiquit,以及软件公司Tibco的创始人维韦克·拉纳。 Diff(国王队)nba球队主场上座率,前 Facebook 高管,后来转为 VC Chamath Palihapitiya(勇士队)等。

科技新贵投资NBA的机会在于,传统行业的球队老板在主业走弱和球队估值上升的双重影响下,增加了出售意愿,让科技资金得以腾飞填补空缺;其次,在职业运动中崇尚专注、取胜的精神内核,会与科技上的新贵产生心理共鸣;第三,也有助于提高投资者的社会地位。

Cuban 曾经说过,成功的企业家不理解的感觉是,如果你的球队赢了,尤其是冠军,整个城市都会为你欢呼。在投资回报率方面,库班坦言,赢比赚钱更重要。因此,投资团队也被比作富人的“奢侈品消费”。外媒曾评论说,NBA球队属于少数“金钱买不到的奢侈品”。

在过去十年中,科技新贵俱乐部老板为曾经由老钱主宰的游戏带来了不同的面貌。

拉科博是硅谷老牌风投公司KPCB的合伙人,自从成为勇士队的老板后,他在训练和比赛中使用了大量的技术设备。例如,在训练场屋顶上悬挂着六个摄像头的 SportVU 系统跟踪球员的运球、传球、速度等关键数据,并据此进行战术调整。使用 Catapult Sports 的小型检测器跟踪球员的心率、膝盖和脚踝力量等。这些指标可以帮助教练员判断球员的疲劳程度,调整球员的比赛和休息时间,有效减少伤病。

越来越多的技术元素被引入nba球队主场上座率,不仅改变了球队的运作方式,还为球迷创造了新的体验。小牛队在马克·库班的支持下,于 2016 年率先在联盟推出了沉浸式购物体验。通过与达拉斯当地创新公司 Tixsee 的合作,小牛队在新的移动 APP 上展示了体育场的 360 度全景,让球迷购买门票选择自己喜欢的视角,还可以通过VR近距离观看球赛和啦啦队的表演。

NBA将为NBA带来哪些新的管理方式或用户体验也将受到广泛关注。

根据 Ed Dysser 的说法,最好的 NBA 老板不仅与社区互动并亲自参与所有权管理,而且“还愿意进行必要的投资以取得成功。”新晋的战队老板怕是要继续花钱了。

至于赚钱,短期内并不容易。库班在去年接受《财经关于你》专访时表示,他买下球队的18年里,只有3年盈利。

结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