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冰雪运动源于什么?(1)(图)

澎湃新闻记者朱毅

冬奥会奖牌榜。

四年前的平昌冬奥会上,挪威代表团以 14 金、14 银和 11 铜的成绩位居奖牌榜榜首。四年后体育运动中什么是速度,挪威军团依然强大。

20日,北京冬奥会所有比赛结束,挪威队最终的记分牌是16金8银13铜!

事实上,从1924年第一届冬奥会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挪威共获得405枚奖牌(148金、133银、124铜),让这个北欧国家在冬奥会历史奖牌榜上名列前茅.

这就像体育界的大卫和歌利亚的神话,但挪威人口不足540万,却是名副其实的冬奥会之王——那么,挪威冬奥会成功的源泉是什么?奥运会?挪威在发展冰雪运动方面能给中国带来哪些经验教训?

Joe Hauge 一人获得三枚金牌。

滑雪是挪威人生活的一部分

在大多数人的逻辑里,挪威除了可以因地制宜的先天气候和地理优势外,应该在冬季项目上花大价钱。

有趣的是,说起挪威人对冬夏奥运会的财政投入,可能会让很多人怀疑人生。例如,2018 年,挪威夏季和冬季奥运会的年度预算为 1370 万英镑。以当年英国奥委会的年度总预算计,高达1.375亿英镑。

巨大的投资差距并没有拉近竞争对手与挪威的距离,相反,挪威一直在稳步推进冬季运动的发展。

挪威驻华大使贝斯纳表示,挪威冬季运动的成功并不出人意料。 “冬季的户外运动是挪威人生活的一部分。”

Bethina 解释说,挪威人从小就养成了这种习惯,许多孩子从小就被父母“带去玩雪”。

Johauge 在冬奥会的第一天和最后一天都赢得了金牌。

就这样,很多挪威人爱上了冬季户外运动,“而且不花钱。”

平昌冬奥会三金牌得主、挪威越野滑雪运动员约翰内斯·科利博开玩笑说,挪威人的秘密很简单,“我们总是说,我们天生就有滑雪板和休息日,每个人都带着他们的滑雪板走进森林。滑雪,每个人都喜欢它。”

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国家越野滑雪训练队顾问关惠明对挪威的滑雪传统感到惊叹。

“挪威有500万人口,注册滑雪者近3000人体育运动中什么是速度,而中国有13亿人口,注册运动员不到300人。运动员的百分比差异很大。”

关惠明说,“在这些北欧国家,滑雪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孩子一会走路就可以滑雪。一个20岁的运动员可能有十年以上的滑雪经验。”

Johannes Tinnes Bohe 在单人冬季两项中赢得四枚金牌。

令人羡慕的全天候运动场

即使在严寒的冬季条件下,挪威人也会去户外活动,这让挪威人产生了亲近自然的感觉,尤其是对冬季户外运动产生了真正的兴趣。

挪威体育局一直致力于为更多孩子提供定期参加体育和冬季赛事的场所,挪威全国11000家体育俱乐部成为这些孩子接受职业体育启蒙的起点。

“在全国各地的这些体育俱乐部中,93% 的儿童和青少年定期参加体育运动。”在挪威前奥委会主席汤姆·特威特看来,“挪威的国家运动正是雪上运动。因为每个人都从小就玩。”

在《足球经济学》中,著名的体育经济学家西蒙·库珀这样描述挪威政府对国家体育的支持:“即使每个农民,每个渔民,无论他生活在国家的哪个地方,每个地方都有参加体育运动的权利。”

Simon Cooper 非常羡慕挪威的体育基础设施,“就像超市在英国各地排起了长队一样,挪威到处都有全天候运动场。即使在该国最不可能的角落,通常也分布在你家的一角建一个。”

“比赛场地的更衣室很温暖,教练们都拿到了专业文凭。一个孩子每年不到 150 美元就可以在一支合适的球队踢球和训练,这对挪威人来说真的不算多。”

挪威青少年滑雪。

热爱运动,不专注于比赛

体育场馆的数量并不是挪威成功的关键。毕竟他们最强的冬季运动其实是越野​​滑雪,不需要太多空间。

用贝蒂娜的话来说,“在瑞典和芬兰,冰球之类的冰上运动非常流行,而我们更专注于滑雪。在挪威,如果冬天开门,就可以在外面滑雪。”

p>

“我们甚至不会像英国和德国那样开发雪地摩托和雪橇,因为这需要大量投资。”曾参加过挪威冬奥会的阿森很欣赏挪威培养运动员的方式,“尽管我们是一个富裕的国家,但我们相信成功来自于努力和团结。”

挪威人对培养体育人才有自己的固执——在体育俱乐部,禁止对13岁以下的儿童进行排名。

“我们希望孩子们参加体育运动,因为他们想参与体育运动。”挪威代表团官员 Torre Ofrebo 强调,儿童运动关注的是其他方面,而不是比赛和获胜,“他们想要玩得开心,他们不仅发展为运动员,更重要的是发展为社会人。”

Ovrebo 提供了一种挪威人对运动的总体思考方式——我们有责任为孩子们提供运动发展,而不是说我需要这么多孩子来组建国家队。

没有压力,鼓励运动员全面发展

在俱乐部表现出色的运动员当然会被选入挪威精英体育中心。

这项挪威运动金字塔的顶端是在 1988 年奥运会之后建立的。精英体育中心为运动员提供最好的训练设施、教练和科学帮助。

更专业的训练也让挪威的冬季运动运动员脱颖而出。 “这是一种新的体育思维方式,协会主席不再那么重要,我们希望专业人士能够直接介入,高效合作。”在Ovrebo看来,挪威越野滑雪的实力离不开精英体育中心。

更重要的是,挪威在培养冬奥运动员的同时,也注重不同领域的发展,很多冬奥运动员可以参加多项比赛。正如挪威最伟大的越野滑雪“女王”比约根在平昌退役时,她在冬奥会上共获得8金4银3铜,在平昌4个项目中获得2金1银。 1 铜。

当然,挪威冬奥队的气氛从来没有给运动员太大压力,甚至鼓励奥运选手不要谈论比赛。以平昌冬奥会为例,挪威跳台滑雪队的队员在比赛前可以在PlayStation上玩FIFA游戏,他们在最后一次训练前请假,得到了球队的批准,最终获得金牌一天后获得奖牌。

对于明星球员来说,不会有额外的压力。在上届冬奥会上获得三枚金牌的奥夫瑞博就是一个例子。 “我们没有和他讨论奖牌,我们只是说’今晚挪威人民会希望你表演’。”

挪威冬奥会“八金王”比约达伦执教中国冬季两项。

“中国潜力巨大”

虽然挪威的经验无法复制,但中挪冬季运动合作也如火如荼。

2017年4月,中挪签署体育合作谅解备忘录,冬季运动成为重点。

2019年,6次参加冬奥会并获得13枚冬奥会奖牌的挪威冬季两项明星比约达伦开始执教中国冬季两项,全力培养中国运动员。

值得一提的是,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挪威也对中国跨境跨项目材料的选择提出了中肯意见。从划船和皮划艇中挑选运动员,练习跨国滑雪。这是挪威专家给出的建议。

据挪威国家越野滑雪队主教练介绍,Molten、划船和越野滑雪是最好的淡季训练项目。两者以相似的速度行驶,这确保了运动员在相同的速度空间和肌肉记忆中保持高级训练。此外,这两项运动都需要强大的心肺能力和上下肢平衡。

总局筹办跨界选拔项目负责人柴重阳曾表示,经过与挪威专家长期研究讨论,决定首批中国跨界运动员将从划船和皮划艇赛事中选出。

“中国和挪威的体育合作主要是越野滑雪和冬季两项的跳台滑雪。许多年轻的中国运动员到挪威的体育院校学习,挪威在冬季运动方面的经验也被带到了中国。 ”白思娜也说道。

“除此之外,挪威的一些冬季运动科技公司也参与其中。对我们来说,如果冬季运动能在更多国家流行起来,那就太好了。”

对于中国冬季运动的未来,白思娜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到冬季运动中,充满了期待。 “中国在这些领域潜力巨大,而且做得很好。”

资深编辑邢谭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4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